言情小说手机站 > 妻凭子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奶娘见青黛脸色苍白,连忙假意地关心。“请世子妃原谅,奴婢实在不该乱说话……要是奴婢真的弄错了,世子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哼!最好动了胎气,让腹中的胎儿保不住,看你还能威风到几时。

  青黛搂着晟儿,没有开口,她耐住性子,等待丈夫回来揭穿谎言。

  过了一会儿,婢女才折了回来。

  “小姐,姑爷刚刚跟王妃出门去了……”



  闻言,青黛蹙起秀眉,心想未免太巧了,丈夫和婆婆正巧出府,而奶娘便来找她了。

  “是奴婢不好,这张嘴就是不安分,请世子妃原谅……”奶娘在心中哼笑,就是知道王妃找世子去庙里上香还愿,王爷也不在,正巧让她抓住这个机会报那一巴掌的仇,要不然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

  青黛不小心瞥见奶娘眼中闪过一道恶毒的笑意,更加肯定她是故意这么做的,不是想害她保不住孩子,就是要让她对丈夫失去信任,夫妻一旦失和,她便能在一旁看好戏。

  “彩荷……”事到如今,青黛决定把事情闹大一点,好让婆婆知道奶娘这种喜欢造谣生事的人,不能再留在王府里了。“随便收拾几件细软,咱们立刻回京师,我绝对不能让世子伤害肚子里的孩子。”

  不只彩荷愣住,就连奶娘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做。

  “小姐不等姑爷回来问清楚再说……”彩荷还想劝阻。



  “照我的话去做!”她口气越发强硬。

  “是。”彩荷马上收拾东西。

  杵在一旁的奶娘也呆住了,没想到青黛会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也措手不及。

  青黛接着又命令另一个婢女去让人准备马车,说走就走,她必须冒一次险,彻底让奶娘离开王府,否则谁也不晓得又会玩出什么花样,万一下次伤到的是孩子,那么自己会万分懊悔没有这么做。

  过没多久,简单的细软已经打包好了,马车也备妥在大门外,青黛便将晟儿交给其他婢女暂时照顾。

  “晟儿要乖乖地待在房里……”娘很快就回来了。青黛在心里加了这句。

  晟儿睁着大眼看着娘说话,接着又看她起身,然后转头往外走,两只小脚立刻跑上前,捉住娘的手,不想被抛下了。

  “晟儿不能跟过来,乖,在这儿等你爹。”她必须演戏给奶娘看,于是青黛强忍心痛地挣开孩子的小手。

  这是第一次被娘丢下来,以为真的不要他了,大颗大颗的泪水就这么从晟儿眼中滚下来,也发出呜呜的哭声。

  青黛咬住下唇,不许自己回头,然后步出了寝房。

  眼看世子妃连最疼爱的晟少爷都能舍下,奶娘顿时慌了手脚,原以为只要吓唬吓唬她、挫挫她的锐气,能保不住孩子是最好,也可以让她知道以后别在自己面前摆世子妃的架子,想不到真的把人给逼走了。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过了一个多时辰,朱骥云才陪着母亲从庙里还愿回来,却也从门房口中得知妻子乘坐马车离开的消息,先是一愣,追问的结果,只知道她要回京城,他便大步地往居住的院落走去,想找个人来问个清楚。

  还隔着一段距离,他便听到儿子的哭声,脚步迈得更快了。

  “晟儿!”朱骥云才跨进房内,就见婢女在哄儿子,可是不管怎么哄,还是哭个不停。“世子妃呢?她上哪儿去了?”

  婢女有些不知所措地回道:“世子妃说要回京师……”

  “到底出了什么事?”朱骥云不懂就算妻子真的有急事要赶回娘家,也得等自己回来,何况她现在有孕在身,更要谨慎才行。

  “奴婢也搞糊涂了……”她已经慌得语无伦次。“就是世子把那碗汤药交给奴婢,要奴婢端来给世子妃喝,结果半路上被奶娘抢了过去……然后奶娘就跟世子妃说了一些话,结果世子妃以为世子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喝了那碗汤药,孩子恐怕会不保了……”

  朱骥云听了半天,总算凑出了个大概,但也更加不解了。“你说……奶娘跟世子妃说那碗汤药是……会让孩子……”

  “其实奶娘只是说怀疑……并没有说它真的是……”婢女情急地说明,却让人愈听愈糊涂了。“结果世子妃想找世子来问清楚,偏偏世子出府去了,于是她就马上叫彩荷收拾细软,然后就走了。”

  听完婢女的话,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她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为什么会相信奶娘说的话?”

  朱骥云望向哭个不停的儿子,想到妻子以为他真的不想要她腹中的孩子,这么狠心地抛下他们父子,也不禁要跟着落泪了。

  “晟儿……”朱骥云红着眼眶,蹲下来看着儿子。“爹一定会把你娘带回来的,就算要跪求也一定要求到她回来……”

  晟儿泪眼汪汪地看着爹,似乎听懂他的意思,用力地点头。

  于是,朱骥云又冲出房门,马上召来王府的侍卫,要他们先去把奶娘捉起来,等他回来再发落。

  这次他绝不再容忍,就算母亲出面说情,也不会妥协。

  当朱骥云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想到门房和婢女都说妻子要回京师,于是往京师的方向驰骋,此刻的他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只想着快点见到人,就算要下跪也愿意,只求妻子跟他回家。

  当骏马在街上奔跑了一段路,眼角不期然地瞄到停在路边的马车,而妻子的婢女彩荷和负责驾车的奴才正在马车旁说话。

  嘶地一声,骏马被主人勒住缰绳,抬高两只前脚,发出了长鸣,很快地停了下来。

  “姑爷!”彩荷见到朱骥云来到,不禁吁了口气,因为全让小姐猜中了,只要在这儿等,他一定会追来。“小姐她在……”才比了下布帘,就被瞪得把下面的话吞了回去。

  朱骥云面无表情地横她一眼,然后跳上马车,掀开布帘,弯身钻进篷车内,果然就见妻子斜倚在软垫上休息。

  “相公……”青黛掀开眼皮,从外头透进来的光线,看着高大的丈夫扑向自己而来。

  他一把搂住妻子,咬着牙嘶吼道:“你真的好残忍……怎么可以就这么一走了之?怎么可以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就离开?”

  “相公——”青黛试图开口说明,却被打断。

  “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至少要等我回来……”朱骥云将妻子搂得好紧好紧,让她快喘不过气来了。“我就算再害怕再不安,也不会不要孩子……不会这么狠心要你喝下那种……会伤了孩子的汤药……那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怎么可能下得了手?为什么不相信我?”

  “相公……”她又试着开口。

  “你再怎么生气,也不要丢下我和晟儿……咱们父子不能没有你……”说到这儿,朱骥云哽咽到快说不出话来了。

  “我没有要丢下相公和晟儿……”青黛抚着丈夫的背,柔声地安抚。

  朱骥云将脸孔埋在妻子的颈窝间,嗄哑地驳斥她。“你这不就丢下了吗?你真的好狠心……”

  “要是真的狠下心来,就不会让马车在这儿等相公了……”她回拥着丈夫,想抚平他的害怕和愤怒。“我知道相公回府之后,听说我离开的事,一定会马上追来,所以我才会在这儿等。”

  “你不要哄我……”朱骥云还无法从妻子抛下自己的恐惧中回过神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