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妻凭子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晟儿连眼皮也不眨一下地看着总是对他笑的娘,就算自己都不说话也不会打他或骂他,更不会推开他,好久好久以前也有个娘,那个娘会一直掐他捏他、一直逼他开口说话……他都想起来了……

  “再哭就不给你饭吃……”

  “这座府里没人要你,也没人理你……”

  “连生你的娘都不喜欢你这个儿子……”



  在身边照顾他的大人也会不停地在耳边说着那些狠毒的话,一直说一直说,虽然他那时还好小好小,但还是能感受到话中的恶意,真的好害怕,只要不哭就不会不要他,只要乖乖的就好……

  可是娘说她喜欢晟儿,一定不会不要自己的……

  封闭的小小心灵因为青黛给予的爱而开启了。

  “晟儿?”见到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从孩子眼眶中滚下来,把青黛吓了一跳,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忧。

  朱骥云也蹲下高大身躯,轻抚着儿子湿漉漉的脸蛋。“为什么哭?啊……”话一出口才意识到晟儿真的在掉眼泪,也只有在襁褓时那几个月看他哭过,所以惊讶地以为是在作梦。

  “怎么了?不舒服吗?”青黛摸摸孩子的额头,没有发烧,也不像有哪里受伤,只能抱住他小小的身子,柔声安慰着。“别怕,娘在这儿……娘会保护你的,一定会保护你的……”



  这些话让晟儿张开嘴巴,哇哇大哭了起来,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哭得声嘶力竭,也吓到了不少人。

  这样惊天动地的哭声更让经过附近的奴仆都不禁呆住,纷纷停下脚步确定真的是出自晟少爷的口中。

  晟儿一面哭,一面抱住娘的脖子不放。

  “好,晟儿想哭就哭……不要忍在心里,全部都哭出来……”青黛轻抚着孩子的背,也跟着泪流不止。

  看着他们母子哭成一团,朱骥云将拳头抵在嘴上,勉强压下啜泣出声的冲动,可是眼底早已泪水盈眶了。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哭到睡着的晟儿让他的父亲抱回房里。

  “他为什么突然哭成这样?”朱骥云高兴过后,也开始有些担心。“会不会身体不舒服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要不要找大夫来瞧瞧?”

  “也好。”青黛抹去晟儿额头上的汗水。

  “那么等他醒来,我再让人去请大夫过来……”他坐在床沿看着熟睡中的小脸。“这一哭连爹娘都吓到了。”想到双亲听到奴仆说孙子在哭,马上跑出来看,当他们亲眼看到之后,下巴都合不拢了。

  “谁说我的儿子不会哭也不会笑,说不定……他只是害怕。”青黛不期然地有这种想法。

  “害怕?”朱骥云偏头看着妻子。

  “怕身边的人生气、怕会被人讨厌……”她跟这孩子认识的日子虽然短,可是每天相处的时间却是最长的,所以下了这样的结论。“当他用膳时,饭粒掉了满地,他会看着我,像是在等待我骂他,还有他在花园里玩得衣服都脏了,他也会一直看着我,见我没有生气,还会对他笑,他才会继续玩……这些反应只有在和我相处时才会出现,晟儿好像很怕我会讨厌他。”

  朱骥云用力地吸了吸气,有再多的后悔也无法弥补犯下的错。“我该让更尽责更有爱心的人来照顾他,不该把晟儿交给奶娘的。”

  青黛温柔地看着熟睡中的孩子。“过去的事我就不去追究了,但是以后我会让晟儿明白一件事,他是我的儿子,我永远不会讨厌他。”

  “下个月是娘的寿辰,等家宴举行过之后,我就陪你回娘家。”这是朱骥云唯一想到能回报她的事。

  “嗯。”想到丈夫还记得这件事,青黛就很满足了。“不过家宴要准备些什么?还有要招待哪些宾客?”这是她嫁进滕王府之后,婆婆第一个寿辰,自然知道得要好好地表现。

  “娘只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她相差二十岁,而且比我还小上一岁,这个小舅舅在十四岁那年替朝廷立下了战功,皇上便册封他为威远侯,娘相当疼爱他,所以每年他也都会亲自来祝寿。”朱骥云简单地说明。“家宴的事也不需要你去费心,府里的人知道该做些什么。”

  她轻颔了下螓首。“是,相公。”虽然丈夫这么说,不过还是得想一想送婆婆什么寿礼好。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随着滕王妃的寿辰一天天接近,自然也收到大小官吏送来的寿礼,王府里上上下下更忙着张罗家宴的事宜。

  而在寿辰的前一天,青黛听彩荷提起威远侯已经来到的事,还说其他婢女也个个心花怒放,每年就等着这一天能见到这位年轻有为的侯爷。

  “……看来我得快点帮你找个婆家了。”见贴身婢女彩荷崇拜向往的表情,她不禁打趣地说。

  彩荷跺了下脚。“小姐,奴婢不嫁的。”

  “真的不嫁?”青黛斜睨地笑问。

  “奴婢要一辈子陪在小姐身边。”彩荷娇嗔地说。

  青黛私心里可是很希望帮她挑个好对象,有个好归宿。“好,你要陪就陪,可不要等当了老姑娘,才跑来跟我哭。”

  “奴婢才不会……”彩荷说得信誓旦旦地,不过见到主子揉着鬓角,似乎身子不适,连忙关心。“小姐头疼吗?”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总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青黛这几天早上起来就会出现这种征状,也许跟天气有关。“本来想帮婆婆缝一件背子,到现在连一半都还没完成……”

  彩荷听主子这么说,不敢等闲视之。“还是让奴婢去请大夫,要是小姐病了可就糟了。”

  “明天就是婆婆的寿辰,我不想在这时候找大夫到府里,你也别跟姑爷说,等过了明天之后再说。”青黛走到床榻,决定躺下来稍作歇息。“睡一觉起来说不定就会好些。”

  “小姐要是真的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奴婢。”婢女忧虑地说。

  青黛闭上眼皮,头昏的感觉稍微好些,快要睡着时,感觉到有人爬上床榻,钻进自己怀中,便很自然地拥住那小小软软的身子。

  “晟儿不是在自己的房里午睡吗?”她掀开眼皮笑问。

  似乎知道娘不太舒服,晟儿轻拍青黛的胸口,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她亲了亲孩子的脸。“谢谢晟儿,娘没事……”

  就在这一瞬间,青黛脑中先是灵光一闪,想到她的葵水晚了好几天,再加上这两天精神不佳,食欲也不太好,便忆起当年大嫂怀了侄子也是这样,莫非……真的有喜了?

  “……看来是这样没错。”她抚着自己的小腹,已有八成的把握。

  晟儿睁着乌黑大眼,瞬也不瞬地看着娘脸上欣慰的表情。

  “晟儿就要当哥哥了。”青黛对他笑着说。

  要先告诉丈夫吗?还是等给大夫诊断过,确定之后再说?

  青黛在迷迷糊糊地睡着之前这么想。

  到了第二天,滕王妃心情愉快地接受儿子和媳妇,以及孙子的跪拜祝寿,当然还有其他成都府的官员也都亲自前来,更别说身旁还有个一年才见上一面的弟弟,所以从早到晚,都让她都笑得合不拢嘴。

  而晚上的家宴,虽然只有自己人,不过也不减滕王妃的好心情。

  在丈夫的引荐之下,青黛见到了这位外表英姿焕发,曾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的年轻侯爷,见了本人,也更难怪王府里的众多婢女会春心荡漾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