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道姑王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自女儿归家,这是她们母女首次单独见面,出嫁前女儿要学诸多礼仪规矩,除了匆匆见过一面,她便一直没机会跟女儿说话。

  此时,有了机会,她却更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些年你在外可好?”徐夫人的声音止不住微颤,当年被迫送小女儿离府,一直是她心头的隐痛。看着承欢膝下的大女儿便忍不住将对小女儿的牵挂换作疼爱贯注到了大女儿的身上,结果却让她娇惯成性,无法无天,最终惹出泼天大祸。

  “劳母亲挂念,女儿一切安好。”徐玉敏的回答冷淡疏离。



  “那便好,你师父……”

  “师父也安好。”

  徐夫人一时无法继绩话题,女儿一副与她无话可说的样子,她到底该如何是好?

  所幸,徐玉敏轻呷了一口茶后,主动开口,“不知姐姐现下身在何处?”

  徐夫人面上一滞,苦痛地道:“她被送入了敕建白马寺修行。”

  说是修行其实是变相囚禁,甚至不知几时大女儿便被取了性命,皇家的脸面都被她打了,哪里会有什么好下场。



  “是吗?”徐玉敏唇角扬起一抹嘲讽,当年送她入道门,如今又送一个到佛门,想来是她们姐妹都与红尘无缘了。

  “王爷待你可好?”

  徐玉敏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道:“甚好,稚子无邪,如何不好?”

  外间传言也只说平王四年前曾受过重伤,她当时听到的时候并没多想,却不料他那重伤导致了他的痴傻。

  她不明就里,可是知道一切的父母却也没事先对她提点?!难道他们以为不需要告知她真相吗?

  真是可笑!

  徐夫人再说不出话来。

  他们到底是亏欠了小女儿,在猜到她对平王痴傻一事并不清楚的时候,隐瞒了她这个事实,就是怕再节外生枝。

  “我与母亲实无话可说,不如便坐着喝喝茶静静心,等一会儿用过饭后,我与王爷离府,大家都落个自在。”

  “敏儿……”

  “母亲噤声吧。”徐玉敏无情地道。

  徐夫人面容惨白,嘴唇颤抖,心痛而不敢置信地看着冷漠至斯的小女儿。

  她心心念念盼了十几年的女儿,如今却与她形如陌路,恩断义绝。女儿心中有恨,她明白,可她却无法承受如此之痛。

  旁边伺候的人均不敢发出一丁点声响,努力当自己是是屋内的摆设。

  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有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直到,待客的筵席开始。

  用过饭后,龙辰昱夫妇便离开了。

  而在回平王府的马车上,龙辰昱看着妻子面沉如水地倚在车窗边,目光漠然地看着窗外的。

  她不高兴。

  应该说,从她嫁予他开始就没有高兴过,洞房之后他再没见她露出半丝笑容。

  “敏儿很累吗?”他靠过去,躺到她腿上问。

  她摇头否认。

  “那敏儿在想什么?”

  “我想去白马寺。”

  “白马寺有什么好玩的?”她要去见徐玉蓉那贱人?

  徐玉敏声音平淡地道:“想去见见我那个从未谋面,却据说跟我有着一样容貌的姐姐。”

  “噢。”她想做什么吗?

  “不能去吗?”她垂眸看他。

  龙辰昱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下巴,又示意她俯下身来,在她耳边道:“等你身上干净了再说。”

  竟然说动嬷嬷让她跟他分房而睡,哼,这样就想躲开他,她未免想得太过简单。

  徐玉敏抬头看了一眼,伸手扯过一截柳枝,蹲在湖边用力抽着湖水。

  “王妃,王爷在等您一起用午膳。”

  “让他自己吃。”狠狠一抽湖面,激得水花飞溅,徐玉敏头也不回地冷声道。

  “您不陪着王爷,王爷不会吃饭的。”前来请她的丫鬟一脸为难。

  “那就让他饿着。”吃饭的时候撒娇让她喂,真是有毛病。

  他爱装傻子是他的事,她一点儿都没兴趣帮他演戏。

  见她一点都不配合,那丫鬟愁眉苦脸,“王妃,您就当可怜可怜奴婢吧。”

  徐玉敏将手中的拂尘轻抵在颔下,像一个孩童般专注地拨弄着另一手中的柳条,看着它在湖面激出一圈圈的涟漪。

  她可怜别人,又有谁可怜她呢?

  莫名其妙地卷进这样的事情中,她心中的无奈、苦楚又能说给谁听呢?

  “娘娘,奴婢求您了,奴婢给您跪下了……”

  徐玉敏听到了丫鬟下跪的声音,到底不忍,不甘地用力搅了下湖水,将手中的柳条掷向远处的湖心,然后起身。

  “走吧。”

  “谢谢王妃。”丫鬟欣喜地起身跟上。

  徐玉敏摆弄着拂尘,心不在焉地走在铺了七色鹅卵石的花圜小径上。

  其实,如果可以选择,她并不想面对龙辰昱。

  只是路再长都有终点,花径尽头的凉亭内已经摆好了午膳,石桌旁就端坐着那个她不想看到的男人。

  看到她的身影,龙辰昱欢喜地站起,冲她招手,“敏儿,快过来用膳。”

  徐玉敏慢慢走过去,沉默地在石桌旁落坐。

  她一落坐,丫鬟们便开始服侍布菜。

  食不知味地用完饭,徐玉敏仍旧回后花圜的湖边去散步。

  龙辰昱心情很好地纵容她的任性,心里想的是,任凭她再烦躁不甘今晚都得跟他同床共枕,也别想他会好心放过她。

  徐玉敏确实很烦躁,她的癸水没了,那个男人今晚肯定会回房安歇,并强迫她行房,而她真心不喜欢他碰自己。

  他太过不知节制了,她承受不了他的需索无度。

  不相爱的两个人却要做那世间最亲密之事,她不喜欢这样。

  可如今她又毫无办法,只因她是他的妻。

  而她势必要去见一见徐玉蓉,只为那逃离一切的一丝希望,自己若是不遵从龙辰昱的意思,他肯定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再晚,只怕就来不及了,皇家不会允许徐玉蓉活得太久。

  用力握紧手中的拂尘,徐玉敏暗自咬了咬牙,今晚她便遂了那男人的心思,明天她一定要去白马寺一趟。

  虽然下了决定,可是眼见天色一点点暗下来,她的心情也不受控制地越渐焦躁。

  到底是不甘心!

  用完晚膳沐浴后,她回到寝房的时候,龙辰昱已经在了,而他也明显洗浴过了,披散在身后的长发仍透着湿气。

  龙辰昱挥挥手,侍从便安静地退了出去。

  徐玉敏继续默默地擦拭自己的长发,半干之后用玉梳仔细顺理。

  “敏儿,快来睡觉。”他一脸纯真地趴在床上朝她招手。

  徐玉敏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压下心头的怒气,慢条斯理地打理好一头秀发这才慢慢走了过去。

  她才在床边坐下,龙辰昱便伸手将她拽上了床,胡乱地拨掉她脚上的薄履、扯落床帐,直接撕剥她的衣裳,急切地往她身上揉搓、亲吻。

  气息紊乱间,她听到他在耳边说:“磨磨蹭蹭便逃得掉了吗?”

  无力回应他的话,她的身体被他迅速攻陷,他身子一压上来便是猛凶不留情地攻城掠地,弄得她几欲昏厥。

  “慢……慢一点……”

  “不行……慢不了……”他饿了这几天早忍耐不住,日日看得到吃不到,脑中越是回味就越是辛苦。

  急风骤雨般燕好一场,他才终于有了细品慢啄的心情。

  一晚上将她颠过来、倒过去,一品再品,任她求饶哭泣俱不理会,只管纵情索讨。

  天色发白之际,他才终于偃旗息鼓,搂着香汗淋漓的娇躯满意地低喃道:“你今天若爬得起来,咱们便去白马寺,爬不起来便作罢。”别说本王不给你机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