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道姑王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平王夫妇新婚第二日进宫请安晚了。

  厚厚的脂粉也掩不住徐玉敏面上的憔悴,忍着浑身的酸痛,她一板一眼地叩拜谢恩,尽量不在君前失仪。

  来自不善的目光她感觉到了,也知道自己确实是个不合格的王妃。

  官宦人家的规矩多,皇家的礼仪更甚,而她自幼长在民间,短短三日便要她如大家闺秀一般进退得仪,这实在有些强人所难,她能做到大礼不错已是不易。徐玉敏心中暗自哂笑,那一纸家书到底把她弄进了一个怎样的泥淖啊。



  帝后寡淡地说了几句话,赏赐了一些东西,便让他们夫妻退下了。

  龙辰昱直接拉着妻子出宫回府。

  而这正合徐玉敏的心意,她不耐烦面对其他人审视和看戏的目光,最主要的是她现在身心俱疲,极需休息。

  窝回平王府的寝房里补眠,这一觉她睡得很沉。

  等她再次睁开眼时,霞光映红了窗纸,她有片刻的茫然,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王妃。”直到丫鬓低声轻唤,她才恍然回神。



  是了,她收到家书来京成亲,然后得知替嫁的真相……所有的一切在脑中过了一遍,让她的心不禁微沉,蛾眉微蹙,伸手揉了揉太阳 穴 。

  为什么她会感觉自己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已经身不由己地陷入了一个大麻烦之中呢?

  “请王妃净面。”

  丫鬟的声音再次拉回她的思绪。

  徐玉敏起身下床,却在起身的那一瞬脸色一僵,腿间一股热流顺着大腿根蜿蜒而…………她的癸水来了。

  以往总会有疼痛的征兆,这次却来得这般无声无息,恍惚间她忆起有些女子在成亲之后,固有的痛经之症便会消失,想来,自己也是如此吧。

  “身上来红了,拿些干净的衣服来换。”徐玉敏有些尴尬地吩咐。

  有丫鬟应声去办。

  徐玉敏沉默地在丫鬟们的服侍下洗漱完毕,在她们拿来衣裳要她更换时,她开口道:“拿道袍来。”

  “……我只是不习惯穿那些缓罗绸絪。”

  “可那些本来就是给你穿的啊。”

  “那不是我的衣服。”她不欲多做解释,两人亲热之际他的异样让她心生警觉。

  自古皇家多诡谲,那是属于龙辰昱的世界,自己终归会离开,因此她无心介入。

  龙辰昱一派天真地道:“敏儿不喜欢那些,我让人重新给你做便是。”看来徐府果然是直接把徐玉蓉的陪嫁配给了徐玉敏,不合她喜好也是自然。

  徐玉敏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你睡了这么久,一定饿了吧,我们用膳去。”

  在他清澈纯真的目光注视下,徐玉敏却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她无心介入他的世界,亦不想他干扰自己的生活,但如今的情形却让她陷入了一个困局。

  要么拆穿,要么配合。

  她不能拆穿,又不想配合……

  被龙辰昱拉着走至饭厅,徐玉敏心中不禁叹了口气,这是个强势霸道的男人,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如愿地摆脱他,自京城这座泥淖中脱身而去。

  “敏儿别为了衣服的事愁眉苦脸,新衣服定让人按你的喜好做,”见她闷闷不乐,龙辰昱笑着侧头看她,一本正经地说:“你穿道袍也很漂亮。”

  见他如此坦然地赞赏,徐玉敏微微一愣,继而浅淡一笑。

  龙辰昱转过头便对一边跟着的侍从道:“明天让人来给王妃做衣服。”

  “是。”侍从应声低头。

  徐玉敏本想拒绝,想了一下,终究什么也没说。罢了,衣服做便做吧,反正徐玉蓉的那些衣服她是不想穿的,他对她好是皆大欢喜,这也没什么不好。

  桌上的膳食丰盛味美,可是徐玉敏却没多少胃口,只勉强用了些,便放下了银筷。

  “敏儿不喜欢这些菜吗?”

  “不是,吃饱了而已。”

  龙辰昱“噢”了一声,便继续埋头用餐。

  等到他吃饱净手漱口,徐玉敏才同他一道离开饭厅。

  夫妻两个在院中散了散步,才回到寝房休息。

  在侍从退出内室后,龙辰昱二话不说,一个翻身便压到了妻子的身上。

  徐玉敏伸手抵住他的胸膛,眉头微蹙道:“我来红了。”

  龙辰昱脸色一变,直直地盯着她。

  徐玉敏淡定地回视。

  片刻沉默之后,龙辰昱一脸铁青地掀帐下床去净室。

  徐玉敏面朝内而卧,唇线轻弯,心情极好。

  很快,龙辰昱再次回到床上,闷闷不乐。

  新娶的妻子就在身侧,他一身的火气却没办法发泄在她身上,越想越是恼怒。若是未识情欲滋味倒也罢了,偏偏在他食髓知味时她来红,真真扫兴。

  目光扫过胯下高昂的巨物,再看看背对自己而卧的娇躯,龙辰昱眉头锁紧。徐玉敏自是听出他呼吸沉沉,不过,如今她却是半点紧张也无,甚至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得意。

  龙辰昱忍了又忍,手最终探向了妻子,一把将她拽入怀中,似带着火焰的热烫大手钻入她的襟内肆无忌惮地游移。

  徐玉敏为之大惊,“王爷,不可……”他怎地如此不避讳?

  龙辰昱在她耳边喘着粗气,舔吮着她柔软的耳垂,以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那里不能碰,难道其他地方也碰不得了,嗯?”

  徐玉敏心下大骇,却不知要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形。

  龙辰昱的手用力揉捏着她的一座玉峰,低头在她玉白的肩头啃嘱了一口,察觉到她身子明显的颤栗,嘴角扬起一抹邪笑,忽地用力地拉过她的手。

  他到底想做什么?徐玉敏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当手被他强行按压在一物上时,徐玉敏感到掌心如被火烙,反射性便要抽退,无奈却被他死死按住。

  “用手帮我……否则我就……”他充满恶意地在她唇上咬了一下,“用这里消火。”

  他记得那日看到过女子用樱口取悦男子,十分的yin靡,虽知良家女子必不肯如此,但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她的颜面了。

  徐玉敏羞愤欲死,死死抿住了唇。

  “乖,握住……”他充满诱惑地低语,引导着她柔腻的手抒解自己的欲 望。最终,他的欲 望在她的手中释放。

  第2章(2)

  按礼俗,新妇三朝回门。

  回门?哼!

  只有生恩,从未养育,无事时将她遗忘得彻底,有事时推她出来顶缸,她肯答应出嫁已是仁至义尽,当初说好与徐家再无瓜葛,她没有自打嘴巴的爱好。

  徐玉敏虽不情愿,但这是大礼节,皇家由不得她任性,因而只能无奈地在龙辰昱的陪同下上了回门的马车。

  在平王府中,她如何穿戴都无人异议,但出门见客,着装却要符合她的身分,虽不必按品服大妆,却也要华服美饰方可。

  清俊卓逸的平王,清妍脱俗的平王妃,夫妇两人并肩而立像一幅画般美好。迎出府门的徐常礼看在眼中,有过片刻的怔忡。如果平王没在四年前出了那场意外,如今女儿该是何等的幸福,偏偏……

  “老臣参见平王、平王妃。”

  “岳父大人快请起。”

  “谢王爷。”

  寒暄之后,一行人入府。

  先国礼后家礼,也就只有今日徐常礼夫妇敢受当朝亲王的礼。过了今日,即使辈分有定,也是君臣有别。

  女儿的冷淡徐常礼夫妇看在眼中,心头只有苦涩,大女儿酿下的苦酒却要小女儿喝下,面对这个从未养育过的小女儿,他们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领着徐玉敏回到内院,分长幼次序落坐,徐夫人有些局促地看着面色沉静的女儿,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