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我的好姑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越想越脸红,她捣着脸又拍了拍颊,才拉回神智,幽静的房内已无母骡踪影。

  即便云婉儿真听了母骡那一缕芳魂所捎来的建言,鼓足勇气要把心底话对那男人道出,也得寻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机。

  无奈的是,在接下来一整个冬季里,力千钧大半时候都不在寨中,即便回寨,也都匆匆促促地停留下到两天便走。

  他虽未道明,但婉儿用眼睛瞧、用耳朵听、用脑子想,多少也拼凑得出,“霸寨”近来是跟“西岭”彻底对上了,而帮主大人派给他和一干汉子们的差事,定也与对付“西岭”有关。



  然后,该过年了。

  不到五日就是吃团圆饭的时候。

  天降着雪,雪花很美,特别是降小雪的时候,一颗颗如发软的晶糖从宝蓝色的天幕往地上坠,总惹得她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仰起脸、张着嘴,跟着不住地旋转、盈跃,开心地笑眯了眼,试着将点点雪花接进口中,含入满嘴冰凉。

  算一算,她就要在这寨子过第三个年。

  第一回过年,他那时刚救回她,尽管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容身之所,寨民们也热情接纳了她,但寨中的一切对她而言仍相当陌生。

  第二回过年,他出发走域外,启程前,他曾真心对她告白,那些话烙印在她心版,深深刻划,教她心痛不已,因她裹足不前,不敢回应他的情意。



  而眼下这第三回过年啊……她愿望很小,只盼能与他一块儿过,即使相对无语,能有他相伴,她心也知足。

  “婉儿,这两根辣干笋你拿去,还有这条腊肉,对了,还有这包茶叶。”

  “大娘,太多了,真的太多了呀!”竹篮子已装满满。

  “你再推回来给我,咱可要不高兴啦!”“霸寨”女人送出的东西,岂有被退回之理?“乖,全拿好了。”

  住在大娘隔壁的婆婆笑道:“婉儿,明儿个过来老婆子这里领几瓮酱菜回去吧!你不帮忙多吃些,咱们寨里的食物越屯积越多,多到快没地方搁了,也不是个法子呀!你说是不?”

  云婉儿露出一贯温婉的笑颜。

  她实在不晓得该怎么拒绝大娘和婆婆们,总归是被她们管定了,只得乖乖把人家塞来的东西全装进篮子里,虔诚地道了谢,然后又一个人独自循着山径走回自个儿的小石屋。

  这些日子,山子也跟着马帮出门,再没谁过来帮她提水、劈材、搬重物,而她竟然隐隐感到欢愉。

  因为这说明了,她全然被那男人所信任和认同。

  他相信她没有谁相帮,也能在这寨中过得好好的,独立生活,如“霸寨”的女人们那样,她已是其中一个。

  不自觉微笑着,她手挽竹篮在雪花轻漫的山径上步行,弯弯曲曲,起起伏伏,但她心是暖的,只是有一处小小、小小的空缺,她思念他。

  思念啊……

  “三十晚上讨媳妇儿,初一早上赶骡马,阿妹骂我没良心的,要赶骡马就别讨她,讨了她,卖骡马,老老实实待在家,哎哟,我的小心肝,阿哥不是没良心,讨你欠下喜酒帐,不赶骡马还不清……”

  她幽幽哼唱起来,也弄不明白什么时候学会这曲调,记住了这些词儿。一切是如此自然,轻易便逸出唇鼻。

  犹自轻哼着,她人已走回小石屋。

  蓦然间,她歌音陡顿,步履陡止,两眸子发直地瞪着流泄出烛光的石屋子。

  是谁?是谁呢?

  谁为她点燃一屋的光?

  她小跑起来,在雪地留下小小巧巧一排凌乱的足印。

  她踉跄且急切地冲进屋里。

  小厅无人,但屋后“咄咄咄……”的劈柴声再清楚不过!

  她跑了去,如愿以偿寻觅到那高大的男性身影,挽在臂弯里的竹篮掉落,里边的野菜、果子、腊肉等等全滚作一地。

  力千钧劈柴的动作蓦然一顿。

  见她回来,他自然而然咧嘴笑开,笑里依旧带着腼觍,仿佛没知会主人家一声就闯进来劈柴,实在太不好意思。

  “我吓着你了吗?咦?呃?!”

  是他被吓着了。

  因为姑娘也不好心地先知会一声,突然就朝他跑来,扑进他怀里,两只藕臂环搂他的粗颈,小脸紧贴在他胸口!

  他动也没动,浑身僵硬着,被冻成一根冰棍儿似的,平举的手还紧握斧头。

  “婉儿……怎么了?你在发抖,发生什么事?”

  斧头落了地,力千钧由着她亲近,两条臂膀缓慢、隐忍地垂放到身侧,天知道他有多想箍住姑娘的蛮腰,搂紧她,感受她全然异于男人的柔软和窃窕。

  “你回来了。”听着他强悍的心音,她叹息。

  “我、我回来了。”从善如流。

  “你回来了呀……”又叹。

  “嗯?”他迷惑闷哼。

  “你回来就好,我……那个……过冬用的柴片本来很多很多的,可是越用越少了。我有劈柴的,但你用惯的小斧头我得两手合握才提得起来,好沈,我劈得好慢……”是。她承认,她在对男人撒娇。“霸寨”的女人再强、再悍,都该跟自个儿男人撒娇的。

  贴着他左胸的脸容改而仰望他,那张小脸真如煮熟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嫩呼呼的还透出香气,力千钧瞬间有种气血逆流的谬感。

  假咳了咳,他清清喉咙。“我会再劈很多、很多。”一顿,想了想,再次强调。“劈很多。”

  一只大掌像被下药似的,莫名其妙搁到姑娘腰后,等力千钧回过神来了,自个儿跟自个儿竟在心里打起架,一个要他撤手扮君子,一个要他狠搂当痞子,大冷天里,他热得都要冒汗了,真折磨啊!

  “那么……”云婉儿眉眸羞涩,两只细臂终于从他颈项滑下,轻抵他胸膛。“……力爷会留在寨里过年吗?”屏息问。

  他点点头,目光深邃。

  她语音轻若梦。“那力爷跟我……咱们一起围炉、吃团圆饭,好吗?”

  对于这姑娘的请求,他一向只有说“好”的习惯,听到话中问着「好吗?”二字,他想也没想便允了,直到脑袋瓜将她的话反复想过三回,才猛地弄明白人家问了他什么。

  围炉?

  团圆饭?

  他跟姑娘一起?!

  “婉儿……”

  云婉儿笑了,眉开眼笑,女儿家娇软的蜜味一整个透散出来。

  她突然跳离他怀中,秀容在皎月映雪的冷夜里泛着红。

  “力爷,谢谢你,我好欢喜。我……我现在煮宵夜给你吃。”说着,她旋身把散落一地的食材全拾起,挽起篮子跑进屋里。

  力千钧杵在原地好半晌,跟着将视线慢慢移到一双粗糙的古铜大掌,十根指在眼前动了动,他恨铁不成钢地低声责骂——

  “你究竟抱不抱?抱不抱啊?!姑娘都扑过来了,就该顺势抱个满怀,还踌躇个啥劲儿啊?可耻!我瞧不起你!”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从深秋时候到现在,算算也有三个多月,力千钧没忙着走货,石云秋把“西岭”的事全权交由他担着。

  “霸寨”的马帮洒血洒汗、好不容易才建立出响当当的口碑,有诚信、重然诺,与十多年前的恶霸德行沾不上边了,所以干恶事得暗着来,必须干得干净俐落,不能再大大咧咧地说杀便杀、要夺便夺。

  虽说无法如以往那般快意恩仇,要彻底吞掉“西岭”牦牛帮的势力,对如今的“霸寨”来说也不是多难的事。

  牦牛是高原地方走货用的驮兽,耐寒的能力确实比骡马强,但没法走太长的路途,一到暖些的地方,直跟得病没两样,骡马帮要是有货要往高原地方驮送,常要跟牦牛帮雇请个一、两天帮忙,将货物驮过最难走的雪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