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道姑王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8 页

 

  “圣上当为社稷百年计,皇后若执意不允,如此妒妇,实难为中宫表率。”

  “那右相去帮朕劝劝皇后吧。”龙辰昱终于把包袱甩出去了,破例命人领右相前去见皇后。

  听到右相求见的时候,徐玉敏正抱着儿子在御花园赏花。

  “宣他觐见。”



  宫人颔首,转出去引右相过来,“皇后娘娘有旨,宣右相觐见。”

  右相来到徐玉敏所在的凉亭后,恭敬地拜道:“老臣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不知右相大人有何事见本宫?”

  “娘娘,请看。”

  徐玉敏有些困惑地看了下右相掏出的纸,示意内侍呈上来。

  她展开,上面是一篇文情并茂的文章,通篇文辞恳切,要她须有妇人贤德,徐玉敏益发不解了,“大人这是何意?”



  “老臣请娘娘为江山千秋万代计,为圣上选秀纳妃。”

  “……”

  “若娘娘执意不允,臣必奏请万岁下旨罢黜中宫,另立贤后。”

  徐玉敏闻言大怒,一掌拍在石桌之上,只听一阵碎石崩坏声,黑玉石雕成的整座石桌碎成满地石屑。

  右相的冷汗刷地流了一身。

  这一刻,他顿悟了,难怪圣上对选秀纳妃之事迟迟不肯松口,皇后这一身蛮力……太惊悚了!

  “你现在就去上奏折,本宫等着那道罢黜圣旨。”

  右相不敢多言,冷汗涔涔地退下了,出了后宫宫门腿还有些打颤。

  “右相,皇后可有答允?”见他转了回来,皇帝隐含期待地询问。

  “圣上,老臣……”万分同情您啊。

  龙辰昱叹了口气,“你们若能说动皇后,朕实是不拒绝美人投怀送抱的。”说完,他一脸的哀伤地宣布退朝了。

  一进皇后的寝宫,他迫不及待地招来小太监问:“皇后呢?”

  “娘娘在写字。”

  “风儿没跟着皇后吗?”

  “皇子也在。”

  龙辰昱连忙来到寝殿,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血腥味,不由得蹙了蹙眉头,走近案桌,眼神一冷。

  那碗鲜艳的红水分明是血!

  他心头一跳,急忙抓过妻子上下检视,在确定她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后才放下心,对一旁的宫女问道:“哪来的血?”

  “回圣上,这是从御膳房取来的鸡血。”

  “敏儿在写什么?”龙辰昱一边说又朝桌上看去,入目便是腥红的一篇《白头吟》。

  呃……

  “咳咳……你们都退下吧。”夫妻闺房之乐还是只有他们夫妻知道便好。

  然后,屋里便只剩下了帝后和躺在小摇篮里呼呼大睡的小皇子。

  “敏儿生气了?”

  “没有,”徐玉敏冷冷挣开他的手,继续蘸了鸡血往下写,“本宫决定写上一百八十篇让人张贴在京城四处,让世人皆知本宫是何秉性。”

  “朕也帮忙好了。”这样皇后的妒名天下皆知,有些事也就好办了。

  在妻子烧着怒火的冰冷目光注视下,龙辰昱没趣地摸摸鼻子,去看摇篮里的儿子。

  看了一会儿儿子的睡颜,龙辰昱又蹭到妻子身边,搂住她的腰低声哄道:“朕不想上别的女人的床,敏儿就当怜惜为夫身子,挡了吧。”

  “臣妾认为皇上龙体康健、龙马精神,并不用担忧。”

  “这个……朕只是对皇后才会兴致大发,面对其他女人全然提不起劲,难道皇后想让天下人都知道朕有此隐疾?”

  徐玉敏冷哼,“皇上是说臣妾活该吗?”

  “这样说也无不可。”

  徐玉敏气极,“皇上还是下一道废后诏书给臣妾吧。”

  龙辰昱脸一沉,长袖在宽大的桌上一拂,桌上东西被扫落,那一碗鸡血翻倒流了满桌,淌在了光可监人的大理石地上。

  “嘶啦”一声响,徐玉敏身上的绫罗锦衣被暴力地撕开,人也被扑倒在桌上。

  “龙辰昱——”

  “朕给你废后诏书……”他用力抬高她的臀,从后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然后接着道……“才怪。”

  腥甜的气息渐渐弥漫开来,肉体相撞的淫靡声响也清晰可闻,黏稠的液体顺着徐玉敏雪白的大腿淌下。

  徐玉敏几次想挣脱他的钳制,都因无法施力而未能成功,只能恨恨地捶着桌面,咬牙切齿,断断续续地道:“你放开……嗯……混蛋……放……啊……放开……”

  在龙辰昱狠戾的攻势下,徐玉敏随着他登上云端,感受无上极乐,身子无力瘫软。

  “还想要废后诏书吗?”他贴着她光滑细腻的背,附在她耳边轻喃。

  “无耻!”

  龙辰昱扳过她的身子,让她仰躺在桌案上,再次覆身而上,低头含住她的一座雪峰吸吮起来。

  “哇哇——”龙临风突然在摇床中放声大哭。

  徐玉敏猛地用力推开身上的人,赶紧前去从摇床内抱出儿子,并将丰满的ru头塞进他的口中。

  吃到母亲的奶水,龙临风不再哭闹,一只小手还放在另外一座玉峰上,宣示所有权。

  龙辰昱看得额角青筋直抽搐,咬着牙从地上拣了外裳给妻子披到身上。

  大皇子龙临风出生六个月后,由于皇帝的努力,皇后的肚皮又迅速传出喜讯,只这一回却闹得皇后寝宫一片兵荒马乱。

  皇后趴在床沿吐得昏天暗地,急得龙辰昱龙颜大怒。

  “废物,你们这帮废物,没看皇后吐得这般厉害吗?赶紧想办法……”龙辰昱一边拍抚着妻子的背,一边冲着几个太医吼,她这次害喜也太严重了些,一直吐,吐得他的心都揪疼着。

  才几天工夫,他好不容易养得有些圆润的妻子就又成了原先那般苗条。

  好不容易徐玉敏不再呕吐,寝宫方才恢复了暂时的平静。

  宫人都知道,皇后娘娘的害喜情况一天不好转,皇上必定又会抓狂暴走。

  徐玉敏虚弱地靠在靠枕上,看着仍是一脸担心的龙辰昱道:“让我出宫去吧。”

  龙辰昱的脸色瞬间凝冰结霜,铁青无比。

  “我到师父那里或许会好些。”

  他只是阴郁地瞪着她。

  徐玉敏抿了抿唇,继续说服他,“江南适宜养胎,我如今待宫里也委实难受。”

  他依然不语。

  “我如今当静养为宜,皇上……”

  龙辰昱阴沉着一张俊脸,道:“在宫里,待在朕身边便不能静养吗?”

  徐玉敏扬眉瞪他。他真有脸质问啊,他冲动起来的时候,哪里还管她能不能承受?即使不能碰她的身子,也要让她用其他方式帮他抒解,一点都不体谅她这个孕妇。

  四目相对,起初龙辰昱还毫不退缩,慢慢地眼神便有些闪烁。

  “我要出宫。”

  “上次你离开朕身边一去不回头,若非朕派人去请,你只怕这辈子都不会进宫。”他有他的责任,却撇不下对她的情意,就算让她落个千古妒后的名声,他也想将她留在身边独宠。

  “我不喜欢这里。”徐玉敏丝毫不掩饰对这座宫城的厌恶。

  “朕在这里,你便也要在这里,你是朕八抬大轿娶进门的,便是死也要与朕合葬。”龙辰昱微微咬着牙道。

  “身后之事,与我何干?”

  龙辰昱看看躺在床内安静坐着低头玩布老虎的儿子,叹了口气,“敏儿,你这样撒娇,会让风儿笑话你的。”

  徐玉敏嗤之以鼻,“皇上还怕风儿笑话吗?”

  龙辰昱握拳掩饰地在唇边遮了遮,清咳两声道:“风儿也才六个月大,不懂的。”

  徐玉敏哼了一声。

  “为夫以后会注意的。”不就是让风儿半夜醒来,撞见了一次他们夫妻行敦伦之事吗?六个月大的小子能懂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