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枕边的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9 页

 

  虽然李正棋的父亲李永丰长得不帅、没有雄心壮志、性格内向、穿着没品味,活似个乡下土财主,还是个热爱玩电动的死宅,每每出席陈氏宗亲场合,装饰在墙上的壁花都比他还能让人多看上一眼……但这个男人是个真正的爱家爱妻爱子的好男人,陈氏女冷眼旁观多年,不情不愿地加以认证之。

  李正棋身上流着一半的陈氏血统,这也注定了他有一半陈家男人的劣根性,以及,陈家女人的感性……虽然没有陈家男人那么明目张胆的风流,但一直以来,身边女伴也是没断过的;虽然也想要娶个好女人共组家庭,但却一点也不敢保证婚后不会有偷吃或出轨的事发生……当然,无论如何,结婚是很重要的,生小孩当然更重要,所以他早就决定了,在三十岁以前,定要解决婚姻这个问题。

  李正棋并不排斥传统的相亲──既然他打十四岁开始交女朋友至今,换过不少女友,就是没一个能令他下定决心娶回家,那就表示自行交往的这条路,并不通往婚姻,所以从二十八岁开始,他便同意长辈帮他安排相亲了。

  他是想结婚了,只是,婚姻对一个人来说,到底算什么?



  如果问女人,她们的答桉总是简单梦幻:婚姻是爱情见证生命的圆满──也不用说别人了,就说他那个身分尊贵的公主表妹吧,从她十八岁开始恋爱,总在情路上跌跌撞撞,不就是太把爱情当回事,坚持把爱与婚姻画上等号,于是把每一个想把她娶回家供为当家主母的男人都给三振出局,只因那些男人对她的爱不够纯粹专一……陈家的女人们向来是很难缠的,而身为正嫡系的陈公主,更是此中之最,搞得差点脑袋发晕地去介入别人的婚姻,只为了她对专情的男人太渴望,就想将那个对别人专情的男人变成自己的……幸好自家哥儿们心志坚强,一点也不动摇,不然后果可难以预料了。

  女人大概都很容易为了爱而发狂吧……可惜爱情对男人来说,从不等同于性命。男人在一生之中,渴望获取的东西很多,爱情或许是其中之一,但绝对不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当女人想发狂时,男人不仅无法奉陪,还难以理解。

  而对李正棋而言。虽然结婚是一定要的,也逐渐迫切起来,但其实他对婚姻本身仍然充满了许多疑问与不确定的迷思。

  他观察过几个代表性人物的婚姻,却始终没有得到属于自己的结论。该娶什么样的女人?经营什么样的婚姻?该怎样的相处?该怎样才不会厌倦?

  最典型的陈氏婚姻代表人陈子俨先生以自身的经验训他道:娶个静得下来的,眉目端正的,家世教养良好的,气质高雅的女人──这种女人首先确保了她对婚姻的忠诚,不会背着你出墙。经营婚姻是女人的事,而太亲近的相处对婚姻无益,不管对妻子满意不满意,反正也不用日日相对,何须为此多愁善感?再说到厌倦吧!你都成年了,怎么还像个青春期的小毛头想这些有的没的?若是你的婚姻里已经有小孩了,那就安分地待着吧,全力去打拼事业,有空再玩玩恋爱游戏,或用钱买,或用情买,就看你想怎么玩。妻子这角色,从一而终或许一定会看腻,但那并不保证你接着换十个八个就不会。换太多任的妻子只会让你的麻烦更多一点,而不能让你感觉更幸福一点。

  训完长长一串之后,表哥大人横了他一眼,哼声道:你只是想结婚,又不是想娶某个女人,这样患得患失像什么话!



  是啊,是很不像话。但这还不是陈家血统害的!要是他能完全像老爸那样生性宽容而闲散,人生将会多么自在……可惜他没有老爸的心胸,完全继承了陈家人的小心眼、挑剔高傲、自命不凡……*李正棋一直看不透死党潘雅湛的婚姻。可是人家就是一路维持了十年,并且很有可能就在这桩婚姻里过完一生!

  一生耶,多可怕的时间单位。

  李正棋从来不觉得童瑶值得,她只是好命地遇上了一个非常坚守自己原则、爱护自己清誉如同性命的男人罢了。所有人都认为,潘雅湛不管娶谁,他都会忠实他的婚姻到老死。而童瑶这个女人只是非常精明非常好运地在潘雅湛年幼无知时将他这条大鱼给网住了。要是再迟个三两年遇见潘雅湛,?潘太太?的位子肯定不会属于她。

  李正棋总觉得潘雅湛身边的女人应该更出色一点,但显然潘雅湛对婚姻以及恋爱的期许度非常低,不然不会如此干脆认命。以前他觉得童瑶是个很愚钝的女人,而现在一改其观感,觉得这女人恐怕也是个不好惹的狠角色──几个月前她天天来接雅湛下班,造成那么大风波,被人指指点点还一副等闲视之的样子,让李正棋看了不禁有些惊悚。

  女人哪,即使是个家庭主妇,也不能小看呢。

  本来他以为,如果他那公主表妹真的将潘雅湛的心给撩动了,两人想在一起的话,唯一要面对的难题是陈氏家族的接受与否。但后来李正棋就不再那么想了,真正的难题恐怕是潘太太那一关过不了吧?

  所以当表哥大人火速将公主表妹给调派到美国长驻之后,李正棋是松了一口气的,别说陈公主的前段恋情还没撇干净,还有得纠葛,更重要的是他一点也不想亲眼见证潘太太对付小三的能耐有多大,真的。尤其那个“准小三”还是自家表妹时,更是。

  好啦,不想那位潘太太了,每次想起都会忍不住想到寒毛直竖。还是专心想自己的婚姻大事吧!

  是不是娶一个很爱自己的女人比较好呢?家庭比较有美满的保障?

  身边典型被爱的代表人物潘雅湛先生很直接对他说道:世事无绝对。

  如此慎重的请教,却被好友以几个字打发,当然令李正棋非常不满,总是缠着潘雅湛要他说更多。至少总不能说得比表哥少吧?那个娶了一个贤慧妻子,生了一堆儿子,还时不时在外头包养女人抒解工作压力的花心男人,都能说出一长串夫妻相处之道呢!怎么他这个标准忠诚好丈夫反倒惜字如金成这样?

  “婚姻首先是一种责任,你还没有负责任的心理准备,就要索取女方的奉献,挑挑捡捡地设定自己的标准,一边挑还一边苦恼,你是在折腾谁?”潘雅湛几乎要考虑以后午餐再也不跟眼前这个死党一起吃了。所谓的婚前恐惧症也该有个限度啊,这家伙怎么夸张成这样!几乎是天天拿这个话题在烦他了,实在太离谱了吧!

  “不能这么说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辈子就结一次婚,当然要慎重。”

  “那你就问错人了。我的婚姻一开始并不慎重,你也知道的。”

  “但你总算是维持下来了。”

  “但实在不足以成为你的参考范例。”

  “我只想知道你婚姻的持久之道,而不是想效法你走进婚姻的方式。”

  “对于你,我建议,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正视自己是平凡人的事实,那么,你跟任何一个愿意跟你结婚的女人,都能够经营出不错的婚姻品质。”

  “嘿,说得好像问题就出现在我身上似的。”李正棋抗议。

  潘雅湛连话都懒得说,只看他一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