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绣色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9 页

 

  “好,等我好……好了,一起去报……报仇……”他想伸手安慰她,却牵动了其他伤口,顿时吃痛地闷哼。

  蒲恩静泪眼婆娑的瞪人,没有半丝杀气反而多了小女人的娇媚。“你不许去,我去就好,你待在屋里养伤。”

  一听妻子要一个人去为他报仇,他好笑地看看她的细胳臂、细腿,柔弱似柳的小身板。“你要拿针去戳人吗?”

  “不要瞧不起女人,女人狠起来比男人还可怕。”她们不是不敢,而是还没被逼到临界点。



  他想笑,却痛得直呼。“先把你的眼泪擦了再来说服人吧。”

  “我不敢杀人,但我敢炸人。”她才不管历史会不会产生偏差,伤了她的男人她还能闷声不吭的当哑巴吗?一味的忍气吞声只会让小人得寸进尺。

  “炸人……”炸成肉干吗?他想。

  兰泊宁心里想的是下锅油炸,而蒲恩静的炸是……炸弹。

  第12章(2)

  “伤口好了点吗,还会不会痛?男人掉几块皮嘛,吐两口唾沫抹抹就好了。”



  一直沉默的兰夫人忽然道。

  原来某人的土霸王的性格是跟这位学的,母子俩的气势都好草莽。蒲恩静暗暗咋舌,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教好孩子。

  “娘,你都快哭满三缸泪水了。”少话的兰瑞杰捧着一迭画册,画里画的是十八层地狱,每一层地狱的受刑人都有一张苏晖明的脸孔。

  “妹妹,把这猴崽仔带出去,老是拆我的台。”兰夫人面上带着笑,却是用帕子抹着不断落下的泪珠。

  白姨娘只是笑着摸摸儿子的头,没把她的话当真。

  兰夫人原就是洒脱性格,丧夫后为撑起一个家,更是不拘小节,外人以为夫人生得温婉,个性也定是如此,实则并非如此。

  “娘,夫君的伤口好多了,我刚替他上完药,开始结痂了,再过个三、五日就能下床走动了。”只要他不闹着要擦澡就好。

  “好,好媳妇儿,有你照顾着娘也安心。你呀,伤好了别忘记到鱼家道谢,这回多亏了思渊那孩子……”

  兰夫人强忍哽咽地交代,一双眼不住地看着儿子,慈母心是永远也放不下孩子的,不管儿子几岁,永远是当初抱在怀里那个软乎乎的娃儿。

  经过这件事后,夫妻俩的感情更深,如鱼缺不了水般,兰家人也更齐心了,因讨厌苏晖明,十岁的兰瑞杰还主动提出要为兰家绣坊画绣样好击败苏家。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