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7 页

 

  她当然察觉到他受了内伤,她五感敏锐,那血腥味怎么可能没闻到?他的脸色苍白了些,她又怎么可能没看见?还有之后沧溟说了,他是被她体内暴动的内力给震伤了内腑。

  可他不说,还极力隐忍,就是不想她担心愧疚,这让她又是感动,又是生气。

  明明就是简单的一件事,受伤,吃药,然后不就没事了,偏偏为她想那么多!

  活该多受罪!



  她知道自己是负气了,所以在他离去后,才赶紧让暗十送药。

  唉!难道她就只能同甘,不能共苦吗?

  而另一边,夏侯承勋一出了溟沐庄,力劲一松,方才拚命压制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了,脚下一个踉跄,嘴角又溢出了一丝血痕。

  “爷?!”暗一和暗二霎时现身,一把搀住主子。

  “别张扬,爷没事,只是一点内伤。”夏侯承勋低声道。

  他不想让她担忧,也不愿她为此觉得内疚,山庄里有她给的伤药,回庄之后就能服用,所以不必多此一举让她多担心不是?



  “属下失职,等回山庄后自领惩处。”暗一和暗二心里自责,他们竟然都没发现主子是何时受了内伤!

  “不必,是爷自己不小心。”夏侯承勋摆手。“先回山庄。”

  “是。”两人正要协助主子上马,暗十追出来了。

  “爷,白姑娘命属下把这个交给爷。”暗十双手呈上白玉瓶。

  夏侯承勋一顿,眼底闪过一丝懊恼,到底还是没瞒过她。

  伸手接过白玉瓶,示意暗十回去,才拔开瓶塞倒了一颗丹药吞了下去。药力快速的温润着受伤的内腑,不到半刻,所受的内伤已经痊愈。虽然早就领教过了,但他仍是忍不住感叹。

  这些年他从来不曾问过她那些东西的由来,不管是各种功效的丹药,还是层出不穷的各种种子、农具或设计图纸等等,他知道她就是没办法解释,才会找上千岳山庄当靠山和挡箭牌。

  只是时间长了,接触多了,他大概也猜到了真相。只是她不说,他就当作不知道。他理解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对她三缄其口的行为,是肯定的,甚至觉得她行为上还不够慎重——他不就因此猜出了她的秘密吗?

  唉!爷的沐晨就是这么让人放心不下,也只好爷多兜着护着了。

  招回十六堂主,花费了几日时间,待他们陆续从各地赶回千岳山庄后,已经过了十一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