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7 页

 

  “小姐,您都不知道,那个仁和堂掌柜的有多好笑,根本就像一只大蟋蟀,一开口就只有唧唧唧的叫声,话都不能说,瞧他双手锁着喉咙惊恐的样子,越是急着想说话,就越是唧唧唧的叫着,真是太有趣了!”

  白沐晨听着青青欢快的叙述,但笑不语。

  “白姑娘,你是怎么做到的?”影三挺好奇的,以至于放弃骑马,跟着他家爷一起坐在马车里。

  幸好马车很宽大,再多坐几人也不觉得挤。且这儿的男女之防没有那么严格,甚至比唐朝还宽松些。当然,不可能有现代那种开放的行为就是了,夫妻间当众牵牵小手还行,未婚男女可就不许了,至于私底下……呵!都私底下了,谁知道?



  “做到什么?”白沐晨拉回心思,笑意深长地说。

  “啧!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又不是外人,何必藏着掖着?”

  闻言,她古怪的看影三一眼。他们什么时候不是外人了?

  “咳!”夏侯承勋轻咳一声。“那药叫什么名字?”

  白沐晨轻笑,也不否认,“名字叫“晨曦”,意指初升的太阳,不管何时下药均发作于太阳初升之时。它还有一个同音的别名“沉蟋”,也是此药的药效,沉,潜藏的意思。蟋,也就是蟋蟀的蟋。发作时无法说话,只会发出像蟋蟀的叫声,就好像喉咙潜藏了只蟋蟀一样,故得名。”

  “那庆祥酒楼那边呢?”昨晚暗十前去下的药,据说是下在后院那口专攻厨房用水的井里。若非白姑娘保证不会伤人,主子爷是不会答应的。



  “那药叫“朱门”。”白沐晨耸耸肩。“所谓朱门酒肉臭,只要他们用了那井水做菜,就会在离火两刻钟后开始发臭,我看他们怎么把酒楼开下去。”

  “那吃了对人真没伤害?”客人是无辜的啊!

  “朱门经过加热,离火后会散发出一股臭味,这是它唯一的功效,并不是让那些菜肴变质发臭,所以吃了也没关系,就只是臭而已。”

  “白姑娘,您这些药真……特殊。”影三本想说诡异,古怪什么的,后来还是改口。“有解药吗?”

  “这不需要解药,朱门的药效只有三个月,到时候药效散了,井水也就恢复正常了。”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让酒楼关门大吉,也不会长到以至于新主人无法做新生意。“至于晨曦,只要一天喝十斤的马尿,连喝三天就行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