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1 页

 

  可她为什么要?明知道来者不善。

  且夏侯夫人还不是她婆婆,就算已经是了又如何?

  她可不是真的古代小媳妇儿,逆来顺受等着以后熬成婆后再虐待儿媳妇,只要大家互相尊重,你好我好大家好,她也不是不懂分寸、爱忤逆长辈的人。

  若有所求,就摆正姿态来求,她或许真会考虑,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给他们一点好处未尝不可。



  可偏偏他们正途不用,总爱耍心眼,而她又不是专门让人耍的,有配合的必要吗?

  “喏,沧溟,你说夏侯承勋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他娘不见了?”白沐晨在心里和沧溟聊天。

  “很快。”抢溟说。

  “你怎么知道?”白沐晨好奇了。

  “十十。”

  “喔,原来是暗十啊!他去通风报信了?”神识放出,没有探到暗十的存在,想是通风报信去了。“去多久了?”



  “十十走,主人,问。”

  原来她开口问沧溟之前,暗十才刚离开吗?还是沧溟厉害,方圆十里左右的动静都在他的感知范围里,不像她还要特意放出神识才能探知。

  等等!那暗十不就才离开不久?唉,希望夏侯承勋他们还没走得太远。

  或许是她一直没有反应让夏侯夫人不知何以为继,抹眼泪的动作变得迟疑些,最后终于舍得看她一眼了。

  “白姑娘……”夏侯夫人心里难以置信,她在这里哭得那么伤心,勋儿这个未婚妻竟然一点都不关心她,这么的铁石心肠,怎么能做夏侯家的媳妇儿?!

  “嗯?咦?夏侯夫人的仪式结束了吗?”

  “什么仪式?”夏侯夫人本来酝酿好的情绪被她这么一搅,散了。

  “咦?您刚刚那样……不是一种特别仪式吗?我看您那么认真的……嗯,哭,还以为是夏侯家一种特有的仪式呢。”

  “白姑娘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想法?”这个儿媳妇太奇怪了!

  “您离开后又专程回来对着我哭,我以为这是夏侯家一种特殊的仪式,原来不是吗?可如果不是,夏侯夫人怎么会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举动呢?我不记得有做什么或发生什么能让您哭得这么伤心的事啊,这不是太奇怪了吗?”白沐晨一脸无辜的问道。

  “你……”夏侯夫人一噎,完全赶不上她的思路。

  睿儿明明说她只要到白沐晨面前哭一哭,白沐晨肯定会安慰她、关心她,她就可以藉此机会让白沐晨把睿儿需要的东西交出来。一个叫什么“种痘法”而已,没道理给外人反而不给自家人的,虽然说千岳山庄庄主是勋儿,但千岳山庄毕竟不属于夏侯家,睿儿可是夏侯家的长子,是夏侯家未来的希望,都要进夏侯家了,白沐晨理应把东西给睿儿才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