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再世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9 页

 

  托了那七千两的福,房家人可以过一个很宽裕的年。

  除夕家宴,房子越带着一家人轻车简从回了大房老宅,大家客客气气的用了饭,分家后没多久,房家大房便辗转从儿侄辈那里知道房时的秀才身分,可以想见,只要乡、会试一过,腰金衣紫,平步青云不是不可能,又看房家越过越好,这次回来仆从女婢都有了,而且那伺候的丫头容貌规矩哪是他们这样人家能见的,一个个惊讶的快掉了下巴,对于分家这件事后悔得只差没有槌心肝而已。

  家宴过后各自回家过年,老实说,在老宅里能吃得下什么?家里头也早就整治两桌年夜大菜,主从各一桌,其乐融融的真正吃了一顿年夜饭。

  除夕守岁,根据俗例,守得越晚,家中长辈就能活得长长久久,这一日,相较炉火温暖的屋内,外头下起冬天最迟的一场大雪,银装素裹,三寸厚的雪花只是瞬间。



  这种冷到叫人打哆嗦的天气,恐怕连狗都躲在旮旯里缩成团不出来。

  闻人凌波却来了,虽然穿着黑貂大氅,肩上头发都积了层雪。

  “殿下?”他们家没门房,除夕夜,仆人们都窝在耳房里喝小酒,赌小牌,来开门的房时差点没认出他来。

  这位太后最疼宠的孙皇是骑马来的。

  闻人凌波毫不客气的把缰绳扔给房时,“这时候,您不应该在皇宫?”和太后、皇帝一起围炉团聚吗?

  “吃过筵席,太后她老人家说她乏了,叫我们自己玩乐去。”守岁这种东西,在皇宫里他只愿意替太后守,她老人家却说意思到了就好,他又多赖了一会儿,直到皇帝老爹,皇后和一干嫔妃将整个寿康宫塞满,他趁隙溜了。



  他的玩乐就是跑到他家来?

  听见外头声响,房荇跑去开门,门一开,一大片的月光和雪片翻卷的涌了进来,风卷衣袂,人如谪仙。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房荇,亮若星辰。

  十一皇子殿下,您很闲吗?国家大事不用您操心吗?祖母父亲跟前不用您孝敬吗?大年夜的,您要没事也不应该转悠到我家来啊!

  房荇转身要走。

  “这是我顺手买的张记糕饼铺的枣泥千层糕,我记得你喜欢。”他从宽阔的袖子里掏出还冒着烟气的纸包。

  纸包一掏出来,香气立即飘了出来,只有刚出锅没多久的雪白甜糕才会有这样的香气,那糕中间夹着紫红的枣泥,她吃过一回,清香滑润,在皇子府,想不到他居然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