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再世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5 页

 

  “这个给你。”

  掏出的葫芦形瓷瓶里装的是抹冬天冻裂雪白肌肤的野生雪蛤油。

  “你不要我谢,那我也不说谢,这个我很需要,就收下喽,不过,我无以回赠呢。”很贵又少有的东西呢,清澈的眸已弯成深潭。

  “有,你给了。”他在心里懒懒的笑,她给了,她丝毫不掺杂质的笑靥,够本了!



  房荇若有所思,眼瞳微缩。

  算了,计较这个做什么,笑又不值钱,他喜欢就好。

  “夜深了,皇子殿下好走。”她撵人了。

  “我改天再来看你。”

  还来?“殿下身分贵重,劳师动众的,小女子就当玩笑话了。”

  不想劳师动众?那也不是不能,反而更简单。



  闻人凌波一笑而过,走了。

  她拢上窗,将他给的蛤油放在梳妆台上,琴架、绣花绷子、青玉葵花笔洗、针线箩,与普通女子的闺房并无二致,又随手把烛火灭了。

  这一夜,她睡了一场没有恶梦、没有鲜血淋漓的觉。

  第8章(1)

  饭后,房荇才暗自叫苦连天的被杜氏盯着做绣活,家里意外的来了客人,而且,一来就是好几拨。

  最先出现在家院子的是个看起来就很贵气的贵客,那人除了随行护卫,上好紫檀木华丽马车,深紫色锦缎车围,看了就知道主人身分不凡。

  那男子的模样,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那面目谁一看都会觉得心头剧动,失去说话能力,如葡萄酒般深红的锦衣,外披乌云豹氅衣,随意往他们家院子一站,看他如此随意,一旁景致全部黯然相形失色。

  他不请自来,房家小厮没有人敢阻拦,只能赶紧去请示主母。

  房子越在翰林院还未返家,而历经乡试,已然是举人身分的房时因为所写的策论受翰林编修大为欣赏,受到鼓舞,他更是孜孜不倦,无论阴晴雨雪除了吃饭,几乎就是闭门读书,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宅子里依旧是女人当家。

  杜氏擦擦手后拢了下鬓边的发,怎么会有这种客人,家务都还没忙完呢,却大摇大摆的进门来,要她说,家里的男人不在的不在,没空的没空,直接撵出去就好了。

  她腰系围裙,正着手解下来,一手掀开帘子,日光白晃晃的从外面泼进屋里,那人就站在日光中央,来人高挑精瘦,她端详了一下,认出了人来。

  光华仍在,却潜藏如入鞘的刀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