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再世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7 页

 

  真要这样忍气吞声吗?可不吞不忍又如何?

  她心里突突直跳,愤恨又惶恐,但是在儿女面前,却忍着没掉一滴眼泪。

  她是母亲,怎么可以哭给孩子看?那孩子怎么办?

  “娘,我们要搬家,您不高兴吗?”同坐在马车里,房荇看着母亲那一夜突然憔悴了不少的脸庞,讨好卖乖的搂着杜氏的胳膊。



  “荇儿高兴吗?”

  “高兴。”

  “哦,为什么?”

  “娘不用每天去祖母前面立规矩,站得腿都冒青筋,爹也不用和叔伯们置气,乡试眼看要到了,哥哥也能安心读书赴试,我也不用在那里扮淑女了,多好。”

  “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杜氏却是笑了。

  在外头赶车的房老爹和房时也听见马车内母女俩的谈话,本来凝重的面色在对视后,又竖起耳朵继续听壁脚。



  “是少了那些糟心事,可是,往后要烦恼的事情只会多不会少啊孩子。”杜氏替她梳理有些乱了的头发。

  “娘,这世间人只要活着,有谁不烦恼的,世事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遇到事,想法子就是了,操心烦恼于事无补,哭哭啼啼也于事无益,浪费眼泪而已,要我说,穷有穷的好,不怕人家来打秋风,而且,我们家也不到揭不开锅的时候,您就别多想了。”

  半个时辰后,他们的新家到了。

  杜氏和房荇分别下车,房子越已经带着儿子和几个家丁开始搬卸家当。

  房子越虽然是文官,却也不是那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软弱白面书生,这会儿更不会酸溜溜的摆起老爷架子,把粗活都让给家丁们做。

  家丁小厮原来是还有七、八人,在获知他们的境况不如当初想象的好,心思活络的便来求去,人要走,房子越也不留,无论签的是死契、活契,都让他们走,还发了些遣散银子。

  余下的也就那几个死心眼的。

  这城南的老宅子,乍看已经失去光鲜,屋瓦上积着青苔,但胜在结实,左右如族长所说,都是田地,这样的宅子在京城里根本不算什么,但地点在郊外,也绝不能说小,里外五进院子,哪怕是有些年头了,也不见什么大破损,顶多就堂屋的地砖坏了几处,让泥水匠来补补便可以住人了。

  老实说,房荇觉得还不错,虽然比不过房府的宽阔富丽,却比他们河晏的宅子要宽敞多了,她和房时挑好房间还有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