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再世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1 页

 

  “师父。”她欲言又止。

  肖不害跳得老远,一直摆手。“别哭鼻子,我不喜欢这个。”

  房荇笑,离愁淡了些。“有些话徒儿知道不该说……可倘若师父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还在,就去寻她吧,也好过一辈子都被困住。”

  她双脚并拢,双手迭放在身前,目光灼灼的看着肖不害。



  他像挨了记闷棍,瞪着她瞧的眼缩了下。

  “你……胡说些什么?”他声音粗嗄,像困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天天天天,日复一日,师父只要醉酒,口中总是喃喃低语,强挤出来的字句,嘶哑酸涩,连呼吸吐纳都溢满苦涩。

  这两年听下来,她都倒背如流了。

  肖不害乱糟糟的大胡子彷佛都垂了下来,眼神茫然空洞。

  “……而且这首诗后面不是还说了,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只要人还活着,有什么不能的?”



  房荇的话像一把火辣辣的刀插进他的肺腑,肖不害怔了怔,忽然放肆大笑,“肖不害、肖不害你真是个蠢的,这种事居然要一个丫头片子来说……说的好,说的好,丫头,我要能寻到你师母,必去京城寻你!”

  “一定!”她欢喜得很。

  “一定!”两人击掌。

  这世间,每个人都背负着不同的悲伤和过去,得到什么也失去什么,有些人随着命运摆布,草草过完一生,有的人知道要争取……会不会得到甜美的果实?命运可违不可违?后果都无法预料,但什么都不做,只能随波逐流,那绝对不是这一世的她想要的。

  一层秋雨,一层凉,似乎是一眨眼,人们就换上了夹衣。

  九月初江水湍急,河道上往来的大小船只,逆流顺游,竟是川流不息。

  乘船的新鲜劲在几天过后就变得索然无味了,甲板上风大,吹得人头疼,船舱内闷,于是房时开始给房荇讲些族里的事情。

  父亲外放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记忆,年幼在房家大宅和那些族亲长辈、同龄堂兄弟妹们的生活,多少还有一些印象,但毕竟是旧时的记忆,这些年就不知道那些叔伯们有没有增添新的姨娘还是弟妹们了。

  族人呐,爹娘一死,只顾着瓜分房产宅地,那些吃人的亲族……

  前世,她不止躲在家人的后面,还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别说族里人,就连父亲的几房兄弟都认不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