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再世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你现在还相信你那值得信赖的哥哥会来?”他的声音不若一开始那么沙哑,但仍旧不如一般少年的清脆。

  也就这一瞬间,她还在抖的身子虽然还有些抑不住,但神情竟然又恢复冷静了。

  “会……就算他真的赶不及,我也有我的法子。”房荇不去看他。现下不是能说这些的时候……

  闻人凌波看她一眼后也不去问她有什么法子,他寻思着,嘴角忽然冷冽的翘了翘。



  这样隐忍力,这样的心思,真是一个小姑娘会有的吗?这绝对不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丫头能有的心智。

  这小丫头……真不一般。

  这么坚定不移的相信一个人,还是亲人,她究竟是蠢还是真有这么个人值得她信任?

  被人坚定不移的相信着,那感觉,究竟是什么滋味?

  他那个家,他们当他是养不熟的白眼狼,那么他们又是什么?

  这件事,她既然掺和进来了,那么他就等着看好了,他这个人做一件事或喜欢一个人,就要看到结果才罢休。



  赌上他的命……这丫头一定不会知道他的赌注有多大,她最好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两人一来一往的几息时间,那两个大汉已经吃饱喝足,在衣服上抹了手,一个拿绳,一个提刀,小眼冒着凶光,神情狠戾,准备要下手了。

  闻人凌波和房荇不约而同的靠在一起。

  千钧一发,本来寂静到近乎死寂的破庙外却忽地响起了杂沓的马蹄和人的脚步声响。

  接着,二十几个穿着皂衣的官差衙役一古脑涌进了破庙里。

  “不许动!”

  民向来不与官斗,平常安分守己的百姓见到官差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何况心里有鬼的刀疤五和顾老大,因为急转直下的发展,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连逃都没处可逃,他们又不是什么武林高手,能飞天钻地的,这会儿手里拎着的玩意,不就实打实的落了个罪证确凿了吗?

  “还不把人拿下!”穿着官袍的房子越从分开成列的官差中央走进来,脸色黑得如同锅底,背后跟着衣衫全湿、鬓发凌乱,表情近乎要崩溃的房时。

  当他一转身发现房荇不见,怎么问都没有人知晓的时候,他当机立断的回到驿站,让车夫以最快的速度去县衙报案,然后把身上的银子都掏给在街头的孩童,吩咐他们去找家中的大人来,有多少人来多少人,开始密集的搜索房荇的下落,最后终于找到房荇沿路留下的毛边纸和笔,他疯狂赶来的同时在路上遇见知道爱女丢失的房子越,两人才会一同在破庙出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