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再世为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他不能这样死得不清不楚!

  “你有几分把握?”

  “这两个混帐卸了我的胳膊。”要不是两只手都不能动,否则他才不会坐以待毙!

  “所以说就算我割了绳子,你也没办法逃。”她很就事论事的道。



  “怎么你看起来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心情不好,别找我出气。”

  “本公子这条命很值钱的,要有个意外,你确定你全家上下能担待得起吗?”

  他一脸郁闷,口气奇差。

  “这要你说,我的命也很珍贵,我是我爹的女儿,我娘的女儿,我哥的妹妹,就只有你的命矜贵吗?”这种眼睛里只装着自己的人实在叫人难有好感。

  “快把我的绳索解开,少啰唆!”她居然敢这样呛他?真不知天高地厚!



  可房符动也没动一下。

  “我觉得不要妄动比较好,我不懂什么接骨的法子,就算松了绑,你这样连走路也有问题吧?”她可是背不动他的。

  她也知道不能坐以待毙,但是能不能从马车逃出去是一条,出去之后,能不能逃得掉又是一条,偏生这两条都不太可能。

  “本公子说过,我还不能死。”他低咆。

  “我也不想。”活着都那么艰难了,谁会想死?

  少年剐了房荇一眼,可惜,他那毫无威胁性、只剩一条缝的眼睛,看不出一点杀气。

  “你会后悔今天这样对我!”

  “今日过后你要还能活着,你再这样说吧。”

  她果然没把他放在眼底,这叫什么,虎落平阳被犬欺吗?

  两人之间冷了下来。

  房荇把小刀子看了又看,又看看掉了一地的笔纸,脑中忽然灵光一现,弯腰抓起到处滑动的狼毫往外就丢,这还没完,她从整捆的毛边纸撕下好几张,揉成团,也从高处的小窗口往外扔。

  毛笔或者不够显眼,再加上这些纸,应该可以吧?

  事实上,她的内心绝对不像表面那么镇定,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自己必须镇定,哭泣慌乱对现下的状况不会有任何帮助。

  “你这是做什么?”他彷佛也看出了一点门道。

  这丫头,似乎……没他想的那么笨。

  “我和大哥一起出门的,我不见了,他一定会来找我,只要看见我沿路做的记号,我们就能得救。”

  少年定定的看了房荇一眼,这眼睛,这个头,这小小的人儿,她身上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冷静与成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