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手机站 > 笑问生死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第1章(1)

  始建于吴王夫差,与长城齐名的南北大运河,全长七千多里,无锡是唯一被穿行而过的城镇,从南长桥至清名桥,两岸粉墙黛瓦,鳞次栉比地排列着前店后坊的民宅,几乎家家户户都有水码头,石拱桥、繁忙的米市、香火鼎盛的护国寺,忙碌的船只穿梭在微波荡漾的河面上,这便是无锡独一无二的景象:水弄堂。

  宫家镖局也是水弄堂的其中一户。

  「我来!我来!」



  午前时分,宫家镖局的厨房里正忙着准备午膳,原本负责指挥的宫雪菱看看天色已不早了,忍不住抢过锅铲来,自己动手比较快。

  「小姐……」厨娘忐忑的以为要被赶回家去吃自己了。

  「别吵!」宫雪菱快手快脚的一边调味、一边炒菜,再尝尝味道如何。「听说表哥又闯祸了,爹的心情一定不太好,咱们得做两样好吃的,再准备壶好酒,好让爹开心起来!」

  厨娘哑然无言,因为表少爷的确又闯祸了,老爷的心情也确实不太好。

  通常男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好酒、好菜正是让他们心情转好的方法之一,而小姐的手艺又跟过世的夫人一模一样——那是谁也学不来的,恰恰合了老爷的胃口,在这种时候,果然由小姐自己亲自动手是比较好。

  想到这里,厨娘心甘情愿的做起下手来。



  「行了,排骨好了!」宫雪菱顺手将排骨起锅装盘。「再来道虾仁锅巴吧,我处理白虾,配料你负责!」

  于是两人分工合作又忙起来了。

  「小姐,表少爷又捅什么楼子了?」手起刀落切配料,厨娘随口问。

  「我哪知道!」宫雪菱忙着剥虾,漫不经心的回道:「表哥连上茅房拉屎都可能捅出楼子来,何况这又是他头一回跟镖,想不出问题实在不太可能!」

  「真是,表少爷都二十二岁了,却什么事都干不好,都怪姑奶奶太宠他了!」

  「我举双手双脚同意!」一手虾头、一手虾尾,宫雪菱举高双手说。

  「话又说回来,就算丈夫死了,姑奶奶也没道理携儿带女的回娘家来让老爷养呀,婆家又不是没人了。」

  「哪有办法,姑姑说婆家那边的人对她不好嘛!」

  「我看是姑奶奶自己太任性了吧!」

  「何止任性,姑姑根本是嚣张、跋扈,再加狂妄霸道!不过,我们也不能关紧大门不让他们进来吧?」顿一顿,再嘟囔,「虽然我是很想那么做啦!」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